中國城鄉環衛網

觀點 | 我國生活垃圾焚燒發展現狀與趨勢

垃圾焚燒已確定為我國生活垃圾處理的主流工藝,截至2017年底,我國已建成垃圾焚燒設施352座,焚燒設施規模331442噸/日,人均焚燒量67.05kg/人·年,年焚燒垃圾9321.5萬噸,占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的34.3%。與“十三五”規劃目標相比,仍有26.00萬噸/日的焚燒設施建設任務尚未完成。各省區市建設進度不一,差異較大,江蘇在人均焚燒量焚燒占比這兩個指標方面全國領先。與歐盟相比,我國整體人均焚燒量差距較大,但焚燒處理比例已超過歐盟,江蘇的焚燒比例(68.0%)已經超過芬蘭(58.6%)和丹麥(52.9%)。結合產業發展現狀,提出了焚燒工藝未來的發展趨勢。

“十一五”以來,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和居民消費結構不斷調整,生活垃圾產生量逐年增加,已從“十一五”期初的21107萬噸快速增長至2017年底的28268萬噸,增幅33.9%。作為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的重要技術工藝,近十年來焚燒產業快速發展,設施數量和處理能力逐年增長,特別是“十二五”期間,在結束焚燒填埋路線之爭、確立未來主流發展地位后,從國家到地方發布了多項利好政策予以刺激和扶持,《“十二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國辦發〔2012〕23號)和《“十三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發改環資〔2016〕2851號)相繼發布,垃圾焚燒行業發展增速驚人。

1設施建設進展

“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間,生活垃圾焚燒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期。對比填埋和生化處理工藝,焚燒工藝所占市場份額不斷上升。從三種處理工藝占比來看,生化工藝處理量極低,且一直保持穩定,填埋工藝所占份額穩步下降,從“十一五”期初的82%逐步下降至2017年的63%,焚燒工藝則從14%持續增長至34%,人均焚燒量從2006年的8.69kg/人·年提升至如今的67.05kg/人·年。

截至2017年底,我國(設市城市與縣城)已建成垃圾焚燒設施352座,設施占比15.2%,總處理規模331442噸/日,占無害化處理設施能力的37.4%;年焚燒垃圾9321.5萬噸,占無害化處理總量的34.3%。與“十二五”期末相比,在焚燒設施、焚燒處理能力和焚燒處理量上分別實現了37.0%、40.9%和41.7%的增長。

從區域發展來看,區域發展不均衡,差異明顯。東部地區設施建設進度明顯領先于中部、西部地區,已建有221座焚燒設施,占全國焚燒設施總量的62.8%;具有焚燒能力228092噸/日,焚燒年處理量6309.57萬噸,生活垃圾中有43.4%通過焚燒無害化處理,該比例遠超過中部、西部地區的23.3%和24.7%。但從增長速度看,中部地區焚燒設施建設明顯提速,設施數量同比增加36.1%,遠大于東部、西部的13.3%和11.6%,焚燒設施規模增幅達28.2%,超過東部、西部發展速度,這是由于東部地區焚燒設施建設起步早,如今市場逐漸接近飽和,導致增速下降。

具體到各省區市,焚燒工藝發展速度差異更大,地區差異更為顯著。山東、浙江、江蘇、廣東、安徽已建成焚燒設施數量和規模位居全國前5,其中浙江省建成焚燒設施47座、設施規模46915噸/日。而江蘇、海南、福建、浙江、山東五省焚燒工藝處理占比最高,且均超過50%,一半以上的生活垃圾均通過焚燒進行無害化處置,遠遠超過全國34.3%的平均值。江蘇、浙江、海南、北京、上海五省市的人均焚燒量已達149.2~168.2kg/人·年,遠超67.1kg/人·年的全國平均水平。江蘇在人均焚燒量、焚燒占比這兩個指標方面全國領先,2017年人均焚燒處理168.2kg/人·年,68.0%的垃圾通過焚燒無害化處置。陜西、青海兩地尚未建成任何垃圾焚燒設施,河南、遼寧、新疆、西藏等地人均焚燒量僅為3.0~16.6kg/人·年,尚不足江蘇的十分之一。


2“十三五”規劃目標分析

2015年8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辦公廳、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辦公廳聯合印發了《關于印發的通知》(發改辦環資〔2015〕2073號),通知明確了對各省區市編制規劃的相關要求。2016年底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印發《“十三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發改環資〔2016〕2851號),要求到2020年底,具備條件的直轄市、計劃單列市和省會城市(建成區)實現原生垃圾“零填埋”,設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能力占無害化處理總能力的50%以上,其中東部地區達到60%以上,全國具備焚燒能力59.14萬噸/日。2017年是“十三五”目標達成的關鍵之年,目前距離設施建設要求仍有一定差距。從設施規模上看,2017年底全國已建成焚燒設施33.14萬噸/日,仍有26.00萬噸/日設施建設目標,“十三五”規劃目標實際完成進度56.0%。從各省區市情況來看,寧夏、山東和西藏已經提前完成“十三五”規劃焚燒設施建設要求。廣西、浙江、云南、江蘇、上海、海南等省區市進度較為領先,完成進度超過70%。陜西、青海兩省尚未建成任何焚燒設施。從待建設施規模來看,廣東仍有5.63萬噸/日設施規模需要建設,而遼寧、北京、江蘇、安徽、重慶、浙江、湖南、天津等省市仍有1.08萬噸~1.66萬噸/日的建設任務。

除國家“十三五”規劃外,各地相繼推出了本地區的生活垃圾設施建設規劃,對焚燒設施的建設、任務目標、機制保障等方面做出要求。

3與歐盟對比

根據歐盟統計局數據,歐盟28個成員國生活垃圾處理量從2006年的2.57億噸降至2017年的2.46億噸,人均處理量487kg/人·年(2017年),焚燒量從0.51億噸(2006年)增長至0.68億噸(2017年),人均焚燒量從2006年的104.kg/人·年提升至2017年的133kg人·年,27.3%的生活垃圾通過焚燒處理,2016年共建成焚燒設施475座。與歐盟相比,我國總體人均焚燒量差距較大,但焚燒工藝所占比例已超出歐盟7個百分點,江蘇、浙江、海南、北京、上海、福建6省市人均焚燒量超過歐盟28國整體水平,江蘇、海南、福建、浙江、山東等16個省區市焚燒工藝占比超過歐盟。

芬蘭是歐盟28個成員國中焚燒處理占比最高的國家,2017年有58.6%的生活垃圾通過焚燒處置,人均焚燒量299kg/人·年,焚燒量164.6萬噸;丹麥則是人均焚燒量最高的國家,2017年達413kg/人·年,焚燒量238.0萬噸,焚燒處理占比52.9%。與芬蘭、丹麥相比,我國焚燒工藝最為發達的江蘇省,其人均焚燒量(168.2kg/人·年)遠遠低于這兩個國家,但焚燒處理比例則分別超出兩個國家9.4和15.1個百分點。除江蘇外,海南的焚燒比例也超過了芬蘭,而福建和浙江兩省焚燒比例超過了丹麥。

4趨勢展望

4.1設施建設仍有較大空間,老舊設施提標技改不斷增多

盡管經歷了“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間的黃金發展期,但是生活垃圾焚燒設施缺口仍然較大,距離國家和各地“十三五”規劃的設施建設任務仍有較大發展空間。作為已經確定的生活垃圾主流處理技術,未來一段時期焚燒工藝仍將保持高速發展。

與此同時,隨著一二線城市焚燒設施布局不斷完善,市場空間相對壓縮,市場逐漸下沉,轉向三四線城市甚至縣城,向經濟相對落后的地區轉移。同時,隨著環保標準的不斷提升以及社會對環保設施的不斷關注,老舊焚燒設施的提標技改或改造市場不斷擴大。

4.2環保標準不斷提升,設施監管更加趨嚴

2017年4月20日,原環境保護部印發《關于生活垃圾焚燒廠安裝污染物排放自動監控設備和聯網有關事項的通知》(環辦環監〔2017〕33號),要求垃圾焚燒企業于2017年9月30日前全面完成“裝、樹、聯”三項任務,實現煙氣污染物和焚燒爐溫度等6項指標的實時在線傳輸,對垃圾焚燒設施的污染物排放控制和設施監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海、佛山、南京等地已開展了較多的垃圾焚燒設施第三方監管實踐,其中上海從2013年開始委托第三方專業公司對市屬焚燒設施開展監管,倒逼焚燒設施提高自身精細化管控水平,也提高了政府在固廢管理方面的公信力。

4.3固廢綜合園區(靜脈產業園)優勢更加突出

考慮到垃圾焚燒設施建設過程中可能會遇到的鄰避效應,以及與污泥、沼渣等多種固廢協同處置的優勢,與其他固廢設施一同以園區形式建設、管理成為越來越多地區的選擇,從國家到地方各層面也推出相應工作文件予以支持鼓勵。2018年2月,河南省發布《河南省靜脈產業園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要求中心城市、戶籍人口100萬人以上且城區人口超過20萬人的縣(市),規劃建設以生活垃圾、餐廚垃圾、城市污泥等低值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為重點的大型綜合性靜脈產業園。上海老港固廢綜合利用基地、廣東佛山南海固廢產業園、杭州市天子嶺靜脈產業園、北京朝陽循環經濟產業園等是國內產業集中、固廢種類多處置技術全的典型案例。

4.4焚燒設施向公眾更加開放

2016年10月,住建部、發改委、原國土資源部和原環境保護部共同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工作的意見》(建城〔2016〕227號),要求構建“鄰利型”服務設施,變“鄰避效應”為“鄰利效益”。2017年12月,原環境保護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城市生活垃圾處理設施向公眾開放工作指南》(試行),為垃圾焚燒設施對外開放提出了具體要求和指導。目前,各地已有多個焚燒設施向公眾開放,可通過預約方式對個人、團體開放參觀,同時依托相關條件建設生活垃圾科普館,完善宣傳、科普功能。新建焚燒設施往往集成了科普功能,而鹽田、深圳等老舊焚燒設施提標改造時,科普教育基地功能的集成也是改造的重點。最大限度地提高民眾的參與度,是破解鄰避效應的有效手段之一。


11选5山东